番木瓜可能蕴藏人类性别起源秘密,忌说话太多

2020-04-15 作者:开元棋牌简介   |   浏览(98)

    在长达30多亿年的生命进化史上,生命何时出现雌雄之分?这个问题一直困扰着科学家,在2008年最后一期的世界著名杂志《基因组研究》上,王秀娥和张文立博士发表了《番木瓜原始Y染色体的雄性特异区中DNA甲基化和异染色质化》的研究论文,初步揭示了性染色体的起源变化机制。番木瓜的雄性区域很有可能  和人类2亿至3亿年前的Y染色体相似。这种水果Y染色体基因为人类性染色体起源和进化的初始阶段所发生的事件提供了间接证据。      南京农业大学作物遗传与种质创新国家重点实验室王秀娥教授说,番木瓜这种植物不同寻常,因为它有三性———雄株、雌株和雌雄同株。代表它还正处于性别分化的起始阶段。通过它或许能够找到“性别起源”的秘密。      专家在一株雌雄同株的番木瓜身上发现了一条刚刚处于起源阶段的原始性染色体,雄性区域很小,约占该条染色体的10%%,说明它是一条初始的性染色体,同时这个雄性区域似乎已经丢失了一些编码蛋白的DNA。这种丢失通常被认为是Y染色体从X染色体中分化的一个步骤。专家说,这样的雄性区域与两亿年到三亿年前人类的Y染色体的进化状况有相似之处。      专家们通过DNA分子原位杂交和免疫荧光分析直观地研究了这条初始性染色体的重组抑制过程后发现,在番木瓜的雄性区域,大约占到Y染色体的13%%,而与X染色体相对应的区域相比,番木瓜的这段雄性区域积累了更多的DNA,导致了该区域的X和Y染色体配对异常。而通过NDA的分子原位杂交,专家在番木瓜的雄性区域发现了该区域有4个特异的异染色质疖,免疫荧光分析则揭示出这个区域与X染色体的相应区域发生了较大的分化,具有高度的甲基化。      这些研究结果为人类性染色体起源和进化的初始阶段所发生的事件,提供了一个直接的证据。 

    在卫生部召开的例行新闻发布会上,新闻发言人毛群安就公立医院改革取消药品加成问题做了进一步解释,为保证公立医院的正常运行,取消了药品的加成后必须有其他的经济政策。增设药事服务费,只是其中的一条建议。    药费已占医疗费用一半以上    毛群安说,从研究医改方案开始,卫生部就强烈要求在这次公立医院改革中必须取消药品加成,取消以药养医的机制。药品加成的政策是我们国家上世纪50年代开始实行的,近几年来,这项政策诱发了医疗机构,特别是个别的医务人员在医疗活动中开大处方、开贵药的情况,给患者增加了经济负担。    卫生部强烈要求在公立医院改革试点中取消药品加成的政策,原因之一就是要解决老百姓反映强烈的看病贵的问题。毛群安介绍,卫生部曾做过分析,我国的药费占到整个医疗费用的一半以上,这个比例从国际范围来看,是非常高的。    增设药事服务费只是其中一条建议    “我们提出,首先要取消以药补医的机制。如何取消,大家也有不同的意见和建议,”毛群安说,“最近我看到一些对方案中提出的增设药事服务费的媒体报道和评论。在公立医院的改革试点中,我们要取消以药补医的机制,还必须要考虑到维护医疗机构正常的经济运行。”    毛群安表示,为保证公立医院的正常运行,取消了药品的加成后我们必须有其他的经济政策。增设药事服务费,只是其中的一条建议。提出增设药事服务费的目的是,在取消药品加成政策之后,考虑在公立医院改革中要充分调动医务人员的积极性,引导医务人员钻研医疗业务,体现医务人员的劳动价值,要对他们的劳动给予价值的体现。    三年推进公立中医医院改革试点    另据了解,在昨天召开的2009年国家中医药工作大会上,卫生部副部长、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局长王国强表示,我国将积极推进公立中医医院体制改革试点工作,今后三年,国家将选择若干城市作为试点,探索建立比较科学规范的公立医院管理体制和运行机制。    王国强介绍,我国在改革试点中要有针对性地选择部分公立中医医院作为试点单位,研究公立中医医院的特殊性问题,探索建立有利于中医药特色优势发挥的投入补偿机制、体现中医技术劳务价值的价格机制、有利于中医药人员专心提供中医药服务的分配机制和有利于中医人才成长的用人机制。同时,建立完善中医医院的评价、监测、巡查、预警和警示制度。

  在《真话能走多远》一书中,季羡林先生专门谈到老年人的禁忌。本版摘录片断,以飨读者。    一忌:说话太多   某大学有一位老教授,道德文章,有口皆碑。虽年逾耄耋,而思维敏锐,说话极有条理。不足之处是:一旦开口,就如悬河泄水,滔滔不绝。在那个大学里流传着一个传说:在学校召开的会上,某老一开口发言,有的人就退席回家吃饭,饭后再回到会场,某老谈兴正浓。据说有一次博士生答辩会,规定开会时间为两个半小时,某老参加,一口气讲了两个小时,这个会会是什么结果,答辩委员会的主席会有什么想法和措施,他会怎样抓耳挠腮,坐立不安,概可想见了。 类似的例子还可以举出一些来。根据我个人的观察,不是每一个老人都有这个小毛病,有的人就没有。我说它是“小毛病”,其实并不小。试问,我上面举出的开会的例子,难道那还不会制造极为尴尬的局面吗?当然,话又说了回来,爱说长话的人并不限于老年,中青年都有,不过以老年为多而已。因此,我编了四句话,奉献给老人:年老之人,血气已衰;煞车失灵,戒之在说。 二忌:倚老卖老 人世间确实不乏“倚老卖老”的人,学者队伍中更为常见。眼前请大家自己去找。我讲点过去的事情,故事就出在清吴敬梓的《儒林外史》中。吴敬梓有刻画人物的天才,着墨不多,而能活灵活现。第十八回,胡三公子请客: 四位走进书房,见上面席间先坐着两个人,方巾白须,大模大样,见四位进来,慢慢立起身。严贡生认得,便上前道:“卫先生、随先生都在这里,我们公揖。”当下作过了样,请诸位坐。那卫先生、随先生也不谦让,仍旧上席坐了。 倚老卖老,架子可谓十足。平心而论,人老了,不能说是什么好事,老态龙钟,惹人厌恶;但也不能说是什么坏事。人一老,经验丰富,识多见广。他们的经验,有时会对个人甚至对国家是有些用处的。但是,这种用处是必须经过事实证明的,自己一厢情愿地认为有用处,是不会取信于人的。另外,根据我个人的体验与观察,一个人,老年人当然也包括在里面,最不喜欢别人瞧不起他。一感觉到自己受了怠慢,心里便不是滋味,甚至怒从心头起,拂袖而去。有时闹得双方都不愉快,甚至结下怨仇。这是完全要不得的。一个人受不受人尊敬,完全取决于你有没有值得别人尊敬的地方。在这里,摆架子,倚老卖老,都是枉然的。 三忌:思想僵化 我已年逾九旬,古今中外的文人能活到这个年龄者只占极少数。思想僵化的迹象我也是有的。我的僵化同别人或许有点不同:它一半自然,一半人为;前者与他人共之,后者则为我所独有。 我不但不认为“一代不如一代”,而且确信“雏凤清于老凤声”。可是最近几年来,一批“新人类”或“新新人类”脱颖而出,他们好像是一批外星人,他们的思想和举止令我迷惑不解,惶恐不安。这算不算是自然的思想僵化呢? 至于人为的思想僵化,则多一半是一种逆反心理在作祟。就拿穿中山装来作例子,我留德十年,当然是穿西装的。解放以后,我仍然有时穿着西装。可是改革开放以来,不知从哪吹来了一股风,一夜之间,西装遍神州大地矣。我并不反对穿西装;但我不承认西装就是现代化的标志,而且打着领带锄地,我也觉得滑稽可笑。于是我自己就“僵化”起来,从此再不着西装,国内国外,大小典礼,我一律蓝色卡其布中山装一袭,以不变应万变矣。 还有一个“化”,我不知道怎样称呼它。世界科技进步,一日千里,没有科技,国难以兴,事理至明,无待赘言。科技给人类带来的幸福,也是有目共睹的。但是,它带来了危害,也无法掩饰。世界各国现在都惊呼环保,环境污染难道不是科技发展带来的吗?犹有进者。我突然感觉到,科技好像是龙虎山张天师镇妖瓶中放出来的妖魔,一旦放出来,你就无法控制。只就克隆技术一端言之,将来能克隆人,指日可待。一旦实现,则人类社会迄今行之有效的法律准则和伦理规范,必遭破坏。将来的人类社会变成什么样的社会呢?我有点不寒而栗。这似乎不尽属于“僵化”范畴,但又似乎与之接近。 四忌:不服老 服老,《现代汉语词典》的解释:“承认年老”,可谓简明扼要。人上了年纪,是一个客观事实,服老就是承认它,这是唯物主义的态度。反之,不承认,也就是不服老倒迹近唯心了。 1995年,当时我已经达到了八十四岁高龄。然而我却丝毫没有感觉到,不知老之已至,正处在平生写作的第二个高峰中。每天跑一趟大图书馆,几达两年之久,风雪无阻。我已经有点忘乎所以了。 一天早晨,我照例四点半起床,到东边那一单元书房中去写作。一转瞬间,肚子里向我发出信号:该填一填它了。一看表,已经六点多了。于是我放下笔,准备回西房吃早点。可是不知是谁把门从外面锁上了,里面开不开。我大为吃惊,回头看到封了顶的阳台上有一扇玻璃窗可以打开。我于是不假思索,立即开窗跳出,从窗口到地面约有一米八高。我一堕地就跌了一个大马趴,脚后跟有点痛。旁边就是洋灰台阶的角,如果脑袋碰上,后果真不堪设想,我后怕起来了。我当天上下午都开了会,第二天又长驱数百里到天津南开大学去做报告。脚已经肿了起来。第三天,到校医院去检查,左脚跟有点破裂。 我这样的不服老,是昏聩糊涂的不服老,是绝对要不得的。然则何去何从呢?我认为,在战略上要不服老,在战术上要服老,二者结合,庶几近之。 五忌:无所事事 北大有一批退休的老工人,每日以提鸟笼为业。过去他们常聚集在我住房附近的一座石桥上,鸟笼也是挂在树枝上,笼内鸟儿放声高歌,清脆嘹亮。我走过时,也禁不住驻足谛听,闻而乐之。这一群工人也可以说是无所事事,然而他们又怎样能有所事事呢? 现在我只能谈我自己也是其中一分子。国家给年老的知识分子规定了退休年龄,这是合情合理的,应该感激的。但是,知识分子行当不同,身体条件也不相同。是否能做到老有所为,完全取决于自己,不取决于政府。自然科学和技术,我不懂,不敢瞎说。至于人文社会科学,则我是颇为熟悉的。一般说来,社会科学的研究不靠天才火花一时的迸发,而靠长期积累。一个人到了六十多岁退休的关头,往往正是知识积累和资料积累达到炉火纯青的时候。有进取心有干劲者,可能还会继续干下去的。可是大多数人则无所事事。我在南北几个大学中都听到了有关“散步教授”的说法,就是一个退休教授天天在校园里溜达,成了全校著名的人物。我没同“散步教授”谈过话,不知道他们是怎样想的。估计他们也不会很舒服。锻炼身体,未可厚非。但是,整天这样“锻炼”,不也太乏味太单调了吗?学海无涯,何妨再跳进去游泳一番,再扎上两个猛子,不也会身心两健吗?蒙田说得好:“如果不让大脑有事可做,有所制约,它就会在想象的旷野里驰骋,有时就会迷失方向。” 六忌:提当年勇 我做了一个梦。 我驾着祥云或别的什么云,飞上了天宫,在凌霄宝殿多功能厅里,参加了一个务虚会。第一个发言的是项羽。他历数早年指挥雄师数十万,横行天下,各路诸侯皆俯首称臣,他是诸侯盟主,颐指气使,没有敢违抗者。鸿门设宴,吓得刘邦像一只小耗子一般。说到尽兴处,这时忽然站起来了一位天神,问项羽:“四面楚歌,乌江自刎是怎么一回事呀?”项羽立即垂下了脑袋,仿佛是一个泄了气的皮球。 第二个发言的是吕布,他手握方天画戟,英气逼人。他大肆吹嘘自己怎样戏貂蝉,杀董卓,为天下人民除害;虎牢关力敌关、张、刘三将,天下无敌。正吹得眉飞色舞,一名神仙忽然高声打断了他的发言:“白门楼上向曹操下跪,恳求饶命,大耳贼刘备一句话就断送了你的性命,是怎么一回事呢?”吕布面色立变,流满了汗,立即下台,像一只斗败了的公鸡。 第三个发言的是关羽。他久处天宫,大地上到处都有关帝庙,房子多得住不过来。他威仪俨然,放不下神架子。但发言时,一谈到过五关斩六将,用青龙偃月刀挑起曹操捧上的战袍时,便不禁圆睁丹凤眼,猛抖卧蚕眉,兴致淋漓,令人肃然。但是又忽然站起了一位天官,问道:“夜走麦城是怎么一回事呢?”关公立即放下神架子,神色仓皇。 谁一看都能知道,我的梦是假的。但是,在芸芸众生中,特别是在老年中,确有一些人靠自夸当年勇来过日子。我认为,这也算是一种自然现象。争胜好强也许是人类的一种本能。但一旦年老,争胜有心,好强无力,便难免产生一种自卑情结。可又不甘心自卑,于是只有自夸当年勇一途,可以聊以自慰。对于这种情况,别人是爱莫能助的。我觉得,从零开始是唯一正确的想法。 七忌:自我封闭 老年人最常见的现象或者灾难是自我封闭。封闭,有行动上的封闭,有思想感情上的封闭,形式和程度又因人而异。老年人有事理广达者,有事理欠通达者。前者比较能认清宇宙万物以及人类社会发展的规律,了解到事物的改变是绝对的,不变是相对的,千万不要要求事物永恒不变。后者则相反,他们要求事物永恒不变;即使变,也是越变越坏。这一类人,即使仍然活跃在人群中,但在思想感情方面,他们却把自己严密地封闭起来了。这是最常见的一种自我封闭的形式。 我有一位老友,写过新诗,填过旧词,毕生研究中国文学史,都达到了相当高的水平。他为人随和,性格开朗,并没有什么乖僻之处。可是,到了最近几年,突然产生了自我封闭的现象,不参加外面的会,不大愿意见人,自己一个人在家里高声唱歌。我曾几次以老友的身份,劝他出来活动活动,他都婉言拒绝。他心里是怎样想的,至今对我还是一个谜。 我认为,老年人不管有什么形式的自我封闭现象,都是对个人健康不利的。我奉劝普天下老年人力矫此弊。同青年人在一起,即使是“新新人类”吧,他们身上的活力总会感染老年人的。 八忌:叹老嗟贫 叹老嗟贫,在中国的读书人中,是常见的现象,特别是所谓怀才不遇的人们中,更是特别突出。我认为,这是一个十分值得研究的课题。它是中西知识分子比较学的重要内容。 西方的社会伦理道德标准同中国不同,实用主义色彩极浓。一个人对社会有能力做贡献,社会就尊重你。一旦人老珠黄,对社会没有用了,社会就丢弃你。当年我在德国哥廷根时,章士钊的夫人也同儿子住在那里,租了一家德国人的三楼居住。我去看望章伯母时,走过二楼,经常看到一间小屋关着门,门外地上摆着一碗饭,一丝热气也没有。我最初认为是喂猫或喂狗用的。后来一打听,才知道是给小屋内卧病不起的母亲准备的饭菜。同时,房东还养了一条大狼狗,一天要吃一斤牛肉。这种天上人间的情况无人非议,连躺在小屋内病床上的老太太大概也会认为所有这一切都是顺理成章的吧。 在这种狭隘的实用主义大潮中,西方的诗人和学者极少极少写叹老嗟贫的诗文。同中国比起来,简直不成比例。 中国知识分子一向有“学而优则仕”的传统。过去一千多年以来,仕的途径只有一条,就是科举。“千军万马过独木桥”,所有的读书人都拥挤在这一条路上,从秀才举人向上爬,爬到进士参加殿试,僧多粥少,极少数极幸运者可以爬完全程,“仕宦而至将相,富贵而归故乡”,达到这个目的万中难得一人。在这样的情况下,倘若科举不利,老而又贫,除了叹老嗟贫以外,实在无路可走了。 今天,时代变了。但是“学而优则仕”的幽灵未泯,学士、硕士、博士、院士代替了秀才、举人、进士、状元。骨子里并没有大变。在当今知识分子中,一旦有了点成就,便立即披上一顶乌纱帽,这现象难道还少见吗?今天的中国社会已能跟上世界潮流,但是,封建思想的残余还不容忽视,我们都要加以警惕。 九忌:老想到死 好生恶死,为所有生物之本能。我们只能加以尊重,不能妄加评论。 作为万物之灵的人,更是不能例外。俗话说:“黄泉路上无老少。”可是人一到了老年,特别是耄耋之年,离那个长满了野百合花的地方越来越近了,此时常想到死,更是非常自然的。 今人如此,古人何独不然!粗略地划分一下,可以分为三派。第一派对死十分恐惧,而且十分坦荡地说了出来。这一派可以江淹为代表。他的《恨赋》一开头就说:“试望平原,蔓草萦骨,拱木敛魂。人生到此,天道宁论。”最后几句话是:“自古皆有死。莫不饮恨而吞声!”话说得再清楚不过了。 第二派以“竹林七贤”为代表。阮籍、嵇康、山涛、刘伶、阮咸、向秀和王戎“常集于竹林之中,肆意酣畅”。其中最著名的刘伶命人荷锹跟着他,说:“死便埋我!”对死看得十分豁达。实际上,情况正相反,他们怕死怕得发抖,聊作姿态以自欺欺人耳。 第三派以陶渊明为代表。在他的诗《神释》中有这样的话:“老少同一死,贤愚无复数。日醉或能忘,将非促龄具!立善常所欣,谁当为此举?甚念伤吾生,正宜委运去。纵浪大化中,不喜亦不惧。应尽便须尽,无复独多虑。”他反对酣酒麻醉自己,也反对常想到死。我认为,这是最正确的态度。最后四句诗成了我的座右铭。 我在上面已经说到,老年人想到死,是非常自然的。关键是:想到以后,自己抱什么态度。惶惶不可终日,甚至饮恨吞声,最要不得,这样必将成陶渊明所说的“促龄具”。最正确的态度是顺其自然,泰然处之。 十忌:愤世嫉俗 愤世嫉俗这个现象,没有时代的限制,也没有年龄的限制。古今皆有,老少具备,但以年纪大的人为多。它对人的心理和生理都会有很大的危害,也不利于社会的安定团结。 最常见的愤世嫉俗是对社会变化的迅猛跟不上,对新生事物看不顺眼,特别是老年人,便表现为愤世嫉俗,牢骚满腹。 愤世嫉俗的情绪和言论,我也是有的。但是,我又有我自己的表现方式。我往往不是看到社会上的一些不正常现象而牢骚满腹,怪话连篇,而是迷惑不解,惶恐不安。我曾写文章赞美过代沟,说代沟是人类进步的象征。这是我真实的想法。可是到了目前,我自己也傻了眼,横亘在我眼前的像我这样老一代人和一些“新人类”、“新新人类”之间的代沟,突然显得其阔无限,其深无底,简直无法逾越了,仿佛把人类历史断成了两截。我感到恐慌,我不知道这样发展下去将伊于胡底。我个人认为,这也是愤世嫉俗的一种表现形式,是要不得的;可我一时又改变不过来,为之奈何!我想来想去,觉得还是毛泽东的两句诗好:“牢骚太盛防肠断,风物常宜放眼量。” 

记者近日就患儿家长关心的患儿赔偿问题,采访了中国乳制品工业协会有关负责人。  记者:据了解,三鹿集团等22家责任企业决定建立医疗赔偿基金,对此是怎么考虑的?  负责人:婴幼儿奶粉事件的发生,给这么多的孩子造成伤害,给社会造成极坏影响,也给乳制品行业和企业声誉造成了严重损害,责任企业对此深感痛心。为了对群众有个交待,也为了重塑奶制品行业的形象和企业的声誉,三鹿集团等22家责任企业表示应承担社会责任,主动向患儿赔偿。目前,赔偿所需资金已全部筹集到位。对确诊患儿的赔偿包括三个方面:一是承担患儿急性治疗费用;二是给予患儿一次性赔偿金;三是建立患儿医疗赔偿基金,即在患儿急性治疗结束后至18周岁成年之前一旦发生相关疾病,将由基金全额报销其医疗费,以解决患儿家长的后顾之忧。  记者:请介绍一下这个基金的有关情况。   负责人:患儿医疗赔偿基金是根据社会有关方面和法律界专家的建议,参照一些国家处理此类问题的通常做法,经22家企业反复研究、论证协商决定建立的。基金由中国乳制品工业协会设立,由三鹿集团等22家责任企业共同出资,专门用于支付治疗一旦发生残留结石等相关泌尿系统疾病的医疗费用。这个基金将委托中国人寿保险公司代为管理。  记者:患儿在急性治疗结束后一旦发生相关疾病,如何报销医疗费?  负责人:经儿童医院、妇幼保健院和二级以上综合医院诊断,急性治疗结束后患儿患有残留结石等相关泌尿系统疾病,可以凭上述医疗机构出具的医学诊断证明报销医疗费。为了便于患儿家长报销,通过中国人寿保险公司遍布全国城乡的营业网点具体承办有关报销事务。  记者:患儿治愈后一旦发生相关疾病,医疗费报销截止期限为什么确定在18周岁之前?  负责人:卫生部组织医学专家对这个问题进行了反复研究论证,专家认为,由于婴幼儿的泌尿系统再生能力强,患儿在治愈后出现相关疾病的几率很低,即便发病,一般不会出现严重症状,而且发病时间也多会在这次急性治疗后的2-3年内或更短时间。专家表示,不会到18周岁成年之后再发病。  记者:你认为通过这个基金,能不能解决患儿家长的顾虑?  负责人:这次事件教训极为深刻。乳制品行业和企业痛定思痛,决心认真吸取教训,自觉地履行法定义务和社会责任,切实兑现承诺,千方百计尽一切努力,解决患儿家长的后顾之忧,以此取得患儿家长的谅解和社会的支持。我想借这个机会告诉大家:这个基金足以支付急性治疗结束后患儿患有残留结石等相关泌尿系统疾病的医疗费,现在各项赔偿工作正在有条不紊地抓紧进行,请患儿家长和社会各界继续给予配合和支持。 

本文由开元棋牌发布于开元棋牌简介,转载请注明出处:番木瓜可能蕴藏人类性别起源秘密,忌说话太多

关键词: 开元国际棋牌